加入收藏

TOP

自动投案后在取保候审期间再次盗窃应如何认定
2016-07-20 09:09:06 来源:中国警营文化网 作者:袁同飞 袁明远 【

    案情简介
    2013年1月至4月期间,犯罪嫌疑人李某在某市客运站北门对面的公交站台,采取扒窃的手段,盗窃作案2起,窃得手机2部,折合价值人民币3899元。后来,犯罪嫌疑人李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盗窃的犯罪事实,后犯罪嫌疑人李某被取保候审。在取保候审期间,犯罪嫌疑人李某又因形迹可疑被侦查人员盘问,李某如实供述了其在取保候审期间盗窃其他物品的事实。

    观点分歧
    本案中,对于犯罪嫌疑人李某取保候审前后两个阶段的行为是否认定为自首,存在较大争议。
    第一种观点认为,对李某取保候审之前的盗窃犯罪行为可以认定为自首,取保候审之后的盗窃行为不能认定为自首。该观点认为李某在取保候审之前的盗窃犯罪系主动投案的,依法可以视为自动投案,其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罪行,可以认定为自首。而取保候审之后李某虽然在侦查人员盘问期间主动交代盗窃作案事实,但李某属于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司法机关未掌握的情况,不能认定为自首,可以认定为坦白。
    第二种观点认为,李某取保候审前后两个阶段的行为均不能认定为自首。该观点认为自首的初衷是让行为人真诚认罪、悔罪,自愿主动接受国家司法审查和裁判。李某虽然是因形迹可疑在侦查机关盘问时就如实供述了盗窃的犯罪事实,确有自动投案、如实供述的表现,但其在取保候审期间却不思悔改,心存侥幸,无视法律,继续实施同种盗窃犯罪,足以表明其之前投案行为不彻底,没有诚心认罪、悔罪,主观恶性较大,与设立自首的初衷相背,不能认定为自首。
    第三种观点认为,李某取保候审前后两个阶段的行为均可以成立自首。但鉴于李某取保候审期间所犯新罪的主观恶性较大,可以不从轻处罚或严格控制从轻处罚的幅度。

    法理评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本案中,李某在取保候审前实施了完整的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行为,依法成立自首,不应受取保候审期间继续犯罪行为的影响。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了自首的两种情形,一种是一般自首,即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另一种是余罪自首,即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以及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自首的相关问题作了具体的规定和解释。意见将“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视为主动投案。本案中,对于取保候审之前李某的盗窃犯罪行为,侦查机关只是怀疑,并未掌握其犯罪行为,电话通知其到案时,也只是作一般性的排查询问,并不是针对性讯问,此时李某如实供述了盗窃的犯罪事实。因此,笔者认为李某的行为完全符合意见对主动投案的解读,且其投案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符合一般自首成立的两个要件,依法可以认定为自首。
    第二、李某虽然因盗窃犯罪被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但取保候审期间再犯罪的,仍有主动投案的可能,仍可以成立自首。解释第一条规定,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本案中,李某因为盗窃犯罪已经被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后来又因形迹可疑被盘问期间主动交代了在取保候审期间其他盗窃事实,符合自首的认定条件。笔者认为,实务中强制措施的种类有很多,有的是限制行为人人身自由的,如拘留、逮捕等;有的对行为人未形成事实上的控制,行为人依然享有正常人的人身自由,只不过行为受到一定的限制,如取保候审。相比实务中取保候审期间潜逃后又投案的都认定为自动投案的情形,李某在取保候审期间未逃跑,因形迹可疑被侦查人员盘问后,主动交代其他盗窃事实,就更应该被认定为自动投案。或许有人会认为李某主动交代盗窃的犯罪行为是在履行取保候审期间到案的义务,并不能认为是自动投案。笔者认为虽然李某有到案的义务,但并不能因此否认其到案的自愿性和主动性,因为侦查机关事实上并未对李某的人身自由形成事实上的控制,其完全可以选择不交代,从而逃避侦查机关的调查。可见侦查人员盘问时交代是其主动选择的结果,具有自愿性、主动性,符合自首的立法本意,可以认定为自首。

Tags:举案说法 责任编辑:徐焜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无证肇事还逃逸 换来拘留并罚金 下一篇对寻衅滋事罪中的共同犯意如何认定

相关文章

警营风采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赞助商